书籍详情
诸天狂武

诸天狂武

玄幻完本
2020-11-25
推荐指数:
" 修仙路上的各位都是垃圾。 赤城的天才少年云昭扛起霸斧,横扫天下,破穹霄,屠诸仙,斩万魔,宇内称雄,万界为尊。 狂武诸天,证道杀神。"
章节预览

第一章 千里少年行

神州大陆。

初冬,大雪。

千里银白的雪地上,有个黑衣少年踽踽独行,身后留下一路龙蛇般蜿蜒的脚印。

前方矗立一座灰白的古旧城门,拦住去路。

云昭停下,抬头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

一阵痛咳,面无血色,惨白吓人。

赤城。

城墙上这两个刻凿大字依然苍劲,不染风雪,看不出任何变化。

忍不住,长长一声叹息。

三年前。

十三岁的他是赤城第一天才,试选会上战胜几千同龄少年,惊绝艳艳,被修仙名门‘剑宗山’看中挑走,成为全城佳话。

三年后

现在再回来时,却变成了一个丹田破损的废人。

只因为一个人。

梁北之!

此人名门英后,神州王朝威名赫赫的镇国巨将,梁煜焕之子。

自幼天赋异禀,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家族底蕴,让他成就非凡,进入宗门后立刻成了年轻一辈的第一人。

云昭在他之后进入剑宗,随即就被誉为梁北之第二,名头直追其上。

梁北之眼高一等,根本看不起这种小山沟来的土佬,而云昭对压过自己一头的梁北之更是不服,两人间酝酿着一战。

终于。

在一个月前,剑宗山两大少年天才刀兵相见,一决高下。

起初,两人战至平手,云昭还隐隐压过梁北之一头。

可突然,云昭出现中毒迹象,一个恍惚被打伤丹田,废去修为,成了全宗笑柄。

云昭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中的毒,就去偷偷跟踪梁北之,居然让他发现了一个带鬼面具的黑衣人的存在。

没想到,这个黑衣人就是向自己下毒的真凶。

虽然看不清黑衣人的脸,但云昭可以肯定这人一定跟自己很熟,而且也有仇,否则没理由向他下毒。

云昭捏紧拳头,暗暗发誓。

梁北之,废我修为的仇,不同戴天,总有一天我要连本带利向你讨回来。

还有那个带鬼面具的黑衣人。

不管你是谁,我一定要挖出你这卑鄙小人,让你也尝尝中毒被废的滋味。

望着赤城城门,云昭有恍如隔世的错觉。

这次千里迢迢从剑宗山回来参加七天后的祭祖,目的就是为了得到祖地里先人们留下的宝物。

只要进入祖地,拿到先祖留下的宝贝,就不难恢复修为,重回剑宗山找梁北之报仇雪恨也不是难事。

拖着疲惫的身体,缓步进城。

“砰!”

刚走没多远,街道旁一家店铺里摔出一个人,滚在云昭脚边,披头散发,身上沾满雪花。

这时,铺子里大步走出一个四十来岁的鼠须男人,瞪眼大骂。

“告诉你云行儁,铺子已经被二爷当成欠银收回了,别在这里碍事,快滚。”

云昭一惊。

双手颤抖。

路上行人慢慢围了过来,都等着看好戏,边指指点点,边交头接耳。

“爹?!”

云昭悲呼。

被人一脚踢出门,在寒冬雪地上打滚,跟疯子一样的男人,居然就是自己的父亲。

他爹云行儁喝的醉醺醺,看到是多年不见的儿子,不由的醉眼一亮,声音发颤。

“昭......昭儿......”

云昭悲痛莫名。

他爹也曾是云家最杰出的天才,剑法超群,雄姿英发,威名远扬,前程锦绣。

后来跟他母亲,乌家六小姐相爱,打破两家不通婚的铁律生下云昭,被家主废去修为,逐出家门。

一家人受尽白眼和屈辱,所以他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。

可惜在剑宗山被人废去修为,沦为废人,实在没脸回来面对他爹。

鼠须男人道:“呦嘿,云昭,你跟人比武落败被打成废人,居然还有脸回来,我们云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知不知道。”

云昭又是一惊。

不可能,他怎么知道剑宗山发生的事,到底是谁泄了自己的底?

抬头一看。

眼前这个鼠须男人是自己二伯的仆人,外号六鼠。

“六鼠,你敢打我爹?”

云昭气血翻腾。

曾发誓一辈子不让人欺负老爹,带他堂堂正正回到云家,重入门第,现在却被一个狗仗人势的鼠辈给打了,怎么不让人发怒。

六鼠走了过来。

“云昭,还当自己是少爷啊,你被人废掉修为的事早就传遍整个赤城了,现在跟个臭虫差不多,还跟我这装蒜。”

云昭被路人那铺天盖地的嘲笑包围。

咬牙,怒喝。

击出一掌。

软绵绵落在六鼠身上,不痛不痒。

六鼠不屑,抬手“啪”一耳光,抽的云昭头晕眼花,跌在地上,嘴角流血,昏死过去。

“昭儿!”

云行儁勉强翻起身,朝儿子爬去。

六鼠冷哼道:“一大一小全他娘是废物。”

“昭儿,醒醒。”

晃了晃云昭,云行儁强撑着把他扶起,转身要走。

六鼠在后面喊。

“喂,死酒鬼,明天把店铺的房契拿来,不然有你好看的。”

......

赤城西门。

云昭在一处破漏板房里醒来。

胸口气闷,头胀眼突,脸上被打的掌印还在。

“醒啦。”

他爹云行儁掀布帘进来,将药碗放在床头。

云昭慢慢坐起:“爹,我没用,辜负了你的期望。”

云行儁摸出酒壶,灌了一口:“别说这个,能平安回来就好,先把药喝了。”

云昭一口气把这冲鼻的苦药全喝了下去。

这点苦跟自己和爹娘的屈辱比起来,不值一提。

“爹。”

看看四周,云昭问道:“小琼呢?”

云行儁道:“你妹妹在乌家跟你四姨修行呢,你四姨说小琼有天赋,不能跟着我白白浪费了。”

“乌家?”

云昭吃惊不小。

乌家可是他们云家的死敌,妹妹在乌家岂不是很危险。

赤城有三大族姓。

云家,乌家,焦家。

其中,云家和乌家是百年难解的死敌,两家人禁止通婚,互相仇视,多次发生大规模族斗厮杀,仇怨大的几乎一见面就拔刀对砍。

他爹和他娘正是因为违反了家族规定,私定终身,而且生下孩子,所以才被赶出家门。

云行儁看出他的担心。

“放心,对你四姨还不相信吗,只要有她在,小琼绝不会有事的。”

云昭暗暗点头。

是了,四姨是娘的亲姐姐,两人感情最好,而且她还是乌家,不,甚至是整个赤城最强的强者。

只要有她在,妹妹就不会有事。

松了口气,云昭忽然想起什么,问道:“爹,你知不知道,是谁泄露了我被废掉修为的事。”

“这......”

云行儁为难半天才开口:“都说是涟衣传出去的。”

“乌涟衣?!”

云昭恍然大悟。

难怪自己在剑宗山受伤,远在千里外的赤城都能知道,原来是乌涟衣那个死女人在大嘴巴。

她跟自己一样是剑宗山的弟子,而且还是乌家的人,跟自己一直不对付,肯定是她传出去的没跑。

云行儁叹气。

“她昨日刚回来,整个赤城就传遍了你的事,哎,她虽然是你四姨捡回来的,但好歹你们也算青梅竹马,而且还有婚约,怎么能......”

“别说了!”

提起那个女人,云昭怒火就往上顶。

愤愤一肘砸在墙上,“砰”,将本就酥烂的木板撞穿。

云行儁连忙道:“你好好休息,我去做饭。”

转身出去。

云昭闷气难平,手肘拔出,已被木屑扎出了血。

忽然。

一块沾了他血的绿玉从破洞里掉出。

拧眉奇怪,伸手拿起。

刹那,一阵刺眼白光怒绽,云昭诡异的原地消失。

不想错过《诸天狂武》更新?安装奇梦书城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最新言情小说
 神品狂医
神品狂医
你问我这个赘婿会什么?其实我会的也不多,就是懂一些天文地理,药性医理,五行八卦,乾坤阴阳,观相祝由,驱灾辟邪,以及一点点翻云覆雨的能力,仅此而已。 ...
已完结 都市
 圣武双绝
圣武双绝
云武大陆,宗门、学院林立,术炼崇高,武道昌盛,家族鼎盛,万千妖兽,纷争四起,秘境碎片,大陆碰撞,神域陨落,群魔乱舞…… 一次炼器意外,被神秘能量卷入虚空漩涡,九阶术帝余量重生三十年前,在这妖孽和天才遍地走的世界,天生武道废材的他,再临神石碎片,领悟无上帝经,如最闪耀的彗星一般急速崛起,重新开启逆天之旅,成就术武双绝的神话,整个世界因他沸腾! ...
已完结 玄幻
 人性禁岛三:八大杀手(全本)
人性禁岛三:八大杀手(全本)
代号“杀戮机器”的追马,最终让心藏机密的海盗船长看重了这种利用价值;而悬绑在屠宰台上的追马,也因此而暂存了生命。他由一名非洲黑人陪护,赶往非洲的索马里,去执行海盗船长交予的绝密任务,以此换得被软禁在海盗船上的女人们的安全。 然而,当追马和黑人厨子杜莫经过几次偷渡,越境到毛里求斯时,却在“阎罗工厂”惹上了麻烦。也正因为如此,追马才遇到了“猎头一族”中被冠以八大传奇杀手之一的“九命悬鸦”,一位流亡至此的国际性高等级杀手。原来,在追马执行海盗船长交予的这趟任务之前,已经因此次任务夭折了几名被重金雇佣的顶级杀手。而“九命悬鸦”正是其中一位…… ...
已完结 出版
 伴你朝暮如初
伴你朝暮如初
就这种戏码,她陪着演了三年,痛了三年。 也许,顾子言不信他的第一瞬间起,她就输了。三年了,她累了,累的自己都没有赢得信心了。 ...
已完结 短篇
 花落情散无处寻
花落情散无处寻
沐青青正要将的喜讯告诉老公陈诺,却没想他竟然说厌倦了自己、要跟自己离婚! 原来他娶自己,不是因为爱情,而是为了替父报仇! 上一辈的恩怨,为何要施加在自己身上?! 更可气的是,他还要娶别的女人! 欺人太甚,你真当我沐青青是吃素的?! ...
已完结 短篇
 保安之王
保安之王
无业游民张城,偶遇银行劫匪,无意中施展失传古武功法,竟被神秘人瞧中,还扬言要与他来一场交易……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伙子,最终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保镖。只是进公司当天,就与老板产生误会,试看小小保安如何凭着超人武学,凌驾众人之上! ...
已完结 都市
 甜妻萌宝:爹地快来
甜妻萌宝:爹地快来
四年前,不小心被设计爬上了沈家继承人的床…… 四年后她才发现,面前这个男人,他面冷心善还有点傻。 作为一个集团的继承人,冰山脸是要有的,只不过沈泽明发现,对于面前这个女人,好像自己的心莫名的软了一块。 “爹地这是因为喜欢妈咪。”儿子是这么说的。 “是因为你眼神不好。”自家媳妇是这么嫌弃的。 ...
连载中 总裁
甜妻是大佬,得宠!
甜妻是大佬,得宠!
据说害得厉家家破人亡,被驱逐出国多年的小狐狸精回来了。是夜,厉夜廷掐着她的腰,眼神阴鸷:“我何时准许的?”乔唯一笑得凉薄:“厉先生,人言可畏,我们早已两清,请自重。”隔日,京中各路权贵立即收到厉家来的红牌警告:“我们少夫人脾气不怎么好,听不得闲言碎语。”坐等乔唯一潦倒跑路的众人:???你们什么时候领的证?...
连载 言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