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籍详情
 龙婿狂神

龙婿狂神

都市连载中
2021-02-25
推荐指数:
自古忠孝难两全,英雄难过美人关。 他是国家唯一破例拜封的元帅,战场上,他所向披靡。 有朝一日虎归山,定要血染半边天! 有朝一日龙归海,定要黄河水倒流! 今日,他戎马归来,妻子却被害流产。 他守护了亿万人,唯独亏欠妻子。 战神一怒,天下震荡! 有仇报仇,有恩偿恩!
章节预览

龙国,西北边疆。

寒风似铁。

一场厮杀刚刚结束。

西方三位战神,横尸沙场。

“今日,我君天,放话于此。西方诸国,敢犯我龙国者,杀无赦!敢有一人称战神者,杀无赦!敢不敬龙国者,杀无赦!”

强势的三杀宣言,引起西方世界一片哗然,却没有一个国家,敢有异议。

他们三位战神联袂而来,也都死在龙国唯一战神君天手上。

从此,西方再无战神!

“杀!杀!杀!”

五万龙国男儿,听到这霸气的宣言,热血沸腾。

领千军万马,驰骋沙场,纵横无敌,封侯拜将,是多少龙国好男儿的梦想,如今都在君天身上一一实现。

“已经查清了,师父最后出现的地方,是龙江市。”

“这是一号亲授的元帅之衔,现在,你便是龙国不再封帅之后,唯一破例拜封的元帅。由于你的身份还不能泄露,因此只能以这种方式为你授衔。先委屈你了,日后时机成熟,重新为你举办庆典,一号亲自授衔。”

若是有普通人在此,定会惊呼,龙国国主身边的二号人物,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那位,居然亲自到战场,把元帅肩章,双手递给君天。

肩章上面,是龙国国徽,刻着一个神字!

君天却摇了摇头:“这军衔,我不要。它属于所有战士,属于埋骨于战场的所有英灵。现在,我只想退伍,回到她身边,守护她,补偿她,享受普通人的生活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君天转身离开。

他对得起天下所有人,唯独对她有愧。

居然不接受?还要退伍?

二号人物顿时愣住了,这可是不设元帅之后,唯一破例拜封的元帅!

不但不接受,还要退伍,这让他回去如何对一号交代?

但谁都无法强迫君天,只能另想办法。

同时,他也很好奇,

要知道,帝京无数豪门大族,世界无数顶级贵族,都曾想尽一切办法,想把女儿嫁给君帅。即便是共侍一夫,也都心甘情愿。

但君天却从未正眼瞧过。

而今,他却只在乎一个小门小户的女人?

那个家族该是何等的幸运,那个女子是何等的幸运。

“送君帅!”

所有将领,单膝跪地,恭送那个男人。

拒受元帅,唯此一人。

……

“快,快。”

龙江市。

龙江机场。

“君帅快到了,所有人做好准备。”

官兵已经将这里接管,无论是军方大佬,还是地方大员,全部都恭恭敬敬的站成一排,等待那个男人的到达。

所有媒体,全被封禁,无一家敢报道。

但,飞机落地,那个男人并未出现。

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慌了,连忙上报帝京。

此时,君天却从出租车上下来,到了元湖别墅。

他站在门口,终于要见到心心念念的女子了,却有些不敢进去。

在战场上,他是所向披靡的战神,可在这里,他只是一个逃婚消失五年的丈夫。

他心中有愧。

五年前,他还只是一名普通士兵,见义勇为时被人捅了一刀,差点死掉,是周雨柔,救了自己。

而后,他入赘周雨柔家。刚结婚,连洞房都没入,就接到军令,连夜离开。

她,一定很恨自己吧。

英雄,最终难过美人关。

君天叹息一声,犹豫片刻,正要去敲门,门却开了。

准备去参加奶奶生日宴会的周雨柔,看到这个男人,一下子愣住了。双眼死死的盯着君天,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
“柔儿,我……”

啪!

周雨柔一巴掌打在君天脸上。

一言不发。

五年前,她救了这个男人。为了逃避家族安排的婚姻,她让这个男人当了上门女婿。

已经受尽屈辱的她,怎么都没想到,这个男人,在借了她五十万后,会在结婚那天晚上逃婚!

这让有着龙江市第一美人之称的她,彻底变成了第一笑话。

五年来,她在家族饱受羞辱,连带着父亲的公司,也被家族收回。要不是她还有点用,他们一家子早就被家族赶出去了。

君天没有在意。

这一耳光,是妻子对丈夫的怨愤和委屈,不算什么。

他对得起天下人,唯独,愧对妻子。

“柔儿,我回来了。”

君天露出一个微笑。

“你还回来干什么,让我继续被人羞辱吗?你滚!”

周雨柔捂着嘴哭了,完全没有了平时温婉的样子,第一次这么失态。

“女儿,谁欺负你了?老娘我弄死他!”

这时,一名中年妇女连忙跑了出来,是周雨柔的母亲李华。看到门口的君天,先是一愣,随即脸色沉了下来,骂道:“你滚,我们家不欢迎你!狗东西,你把我女儿害得还不够惨吗?我们一家子都变成笑话了,你满意了吧!!现在还敢回来!看老娘不抓烂你的脸。你咋没死啊。现在,立刻,马上给我滚。”

君天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如何解释。

愧疚的道:“妈,我当年离开,是因为接到了机密任务,西北边疆出了战事,我不得不走。这五年,我一直在战场厮杀,保护我龙国疆土。如今,我是全世界唯一的战神,国家还授予我元帅之衔。现在,我退伍回来了。”

“元帅之衔?军衔呢,拿出来我看看。”

君天尴尬的笑了笑,他拿不出来,因为他拒绝了。

李华左手叉腰,右手指着君天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狗东西,你当我是傻子吗?国家早就不设元帅了。还战神,我看你就像个瘟神。西北发生战事,为什么没有报道?你就是一个畜生,渣男。你就不配活着,你怎么没死在战场上!我女儿被你害得流……”

“妈,你别说了。”周雨柔哀求的看着母亲。

李华“哐”的一声摔上门:“女儿,你现在死心了吧,这就是个人渣。咱们走,去给你奶奶祝寿。”

说完,一把推开君天。

周雨柔满是泪水的脸上,全是失望:“到现在了,你还在说谎。”

她无法原谅。

在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,这个男人拿了她五十万消失了。

让她和家人,彻底成了笑话,在家族永远抬不起头来。

“妈,柔儿,我没骗你们。不信你们看新闻,龙江机场那些人,就是接我的。”

君天心里堵着一块石头,耐心解释着。

杀伐果断的他,面对家人,却没有一丝戾气。

李华气得一耳光扇在君天脸上,吼道:“你除了满嘴胡说八道还会什么?你知道龙江机场被封了,不让媒体报道,故意这么说是吧。要不是你,我女儿能被逼打掉 ……”

“妈,我求求你,你别说了。”周雨柔打断了母亲的话,别过脸去,眼泪在精致的下巴上串成一条线滴落,她怀了七个月的孩子,都被家族逼着流产了啊。

她无法原谅君天,永远都不会让他知道他做了什么。

“你打他干什么。不管怎么说,我还是他的妻子。”

君天笑了,柔儿还是在乎自己的。

从现在起,他要给柔儿让天下女子都羡慕的生活。

他要让柔儿,成为天下最耀眼的女子。

他要让欺负过柔儿的那些人,全部付出代价!

李华恨铁不成钢的骂道:“你个傻子,是要气死我呀。明天就去离婚,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!我决不允许这种狼心狗肺的人进门!你永远不会知道,你对我女儿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!!”

君天默然,有苦难言。

当年,伤这一家子伤的太深了,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接受的。

“走吧,去参加奶奶寿宴。或许,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处了。”周雨柔哀求的看着李华,“妈,就当我和他好聚好散吧。”

君天的心,在滴血。

曾经,两个人爱的有多深,如今,周雨柔的恨就有多深。

不想错过《 龙婿狂神》更新?安装奇梦书城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最新言情小说
梨花烬,落花尘
梨花烬,落花尘
她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,却不想,他恨她入骨,费尽心思地娶她入府,也只是为了更好的折磨她,侮辱她。直到一切真相大白,她突然消失在他面前。他才突然明了,她竟是他心里的那点朱砂。...
已完结 言情
 另类甜宠
另类甜宠
作为一个以福尔摩斯为偶像的私家侦探,本以为可以破破案子耍耍威风,谁知道整天除了一些捉奸案子便再无其他,更让人恼火的是开张不利,第一次执行任务便忘记了关掉快门,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还走错了房门,这还不算什么,最倒霉的是遇到了那个妖孽,还赔上了自己,在一次次的交手中,她发现妖孽的智商能力都在她之上,于是让她有种强烈想要邀请他加盟侦探社的冲动…… ...
已完结 婚恋
 青山为你而白头
青山为你而白头
他是君王,她是帝妃,她永远仰望着他的方向,哪怕荆棘密布。 可心口的朱砂字让她无法忘却他曾对她是何等的残酷,他放任她的生死,只为换回姐姐的安危…… 跳下城墙那一刻,她顿悟了,她爱他,不过一场荒芜,而他却疯了,他的心口竟然从此成了空…… ...
已完结 短篇
君临都市
君临都市
他曾是落魄王族的第一继承人,他曾浴血奋战在枪林弹雨之中,他有着举世震惊的能量!他为复仇归来,一代战神,抬棺赴宴,尔等臣服!...
连载 都市
 帝少偏爱天后娇妻
帝少偏爱天后娇妻
前世,她是闪耀娱乐圈的影视天后,为他甘愿息影生子,他却与她视为妹妹的女人双双背叛,亲弟失明,胎儿被杀,车祸身亡。机缘重生,突获异能,她是默默无闻的小群演,零演技,零人品,纯花瓶。一场意外,她无奈签给了传说中暴虐狷肆的恶魔总裁。然而,这个总裁不是很放浪多情么,为什么唯独对她紧抓不放……当虐渣成为日常,当拿奖拿到手软,她身负异能,携手霸道老公,势要打造全新的娱乐传奇。 ...
已完结 总裁
废婿为王
废婿为王
林千泽! 唐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护国上将! 世界杀手榜排行第一的地下世界教父级人物! 在执行完一次传说级的任务后,为完成义父的夙愿甘愿卸甲归田,成为一名上门女婿! 但宿命注定非凡的林千泽,却在赘婿的道路上一步步成就另一种传奇......!...
连载 都市
漫水:中短篇小说集
漫水:中短篇小说集
本书是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获奖作品,这是王跃文农村题材的中短篇小说合集,包括《漫水》《也算爱情》《乡村典故》《雾失故园》《冬日美丽》《桂爷》六篇作品。写的是作者熟悉的农村生活,风格翔实,注重人物内心细腻的刻画,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可读性。...
已完结 出版
入骨暖婚:总裁花式宠
入骨暖婚:总裁花式宠
三年前,她用计让他分手;三年后,她却意外成为他的新娘,他恨她,怨她,对她百般折磨,却也对她深宠入骨。 她被人欺负,他强势维护,霸道宣布:“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,谁动谁死。” 他说到做到,将欺负进行到底。 某天,她不堪欺压吼道:“姓司的,你个混蛋,说好的报复呢?” 某男邪魅一笑。...
完本 言情